登录
  • 欢迎访问乐子布匹,IT技术自留地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乐子布匹吧

烽火

随笔小记 卡西莫多驴 892次浏览 0个评论

版权说明:本人文章全权交由乐子布匹Stapics发布,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如有需要请与站长联系。


 

引子

一个兄弟告诉我烽火戏诸侯是我们城市建城六百年的庆典活动
他说他是这么告诉京城鄙视他的出租车司机
很赞

21世纪我个人的词汇量也大增
各式各样主流灰主流的词汇占据我日常生活的主要语言词汇
突然觉得自己词汇匮乏 匮乏到只知道这些日常用语
低俗庸俗媚俗
似乎这些更适合我

梦里看到挺立的烽火台
天空中一轮明月 过了半刻钟过来一片云彩把明月遮住
只剩下一个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 小嗖风风的吹着
于是乎我想写本书
一个关于东方奇特的神秘野驴丫的传记,我觉得这个可以称之为传记
至少念传说的传 也行 反正字是一个字


 

第一回

小毛驴快乐的奔跑 不时回头看看后面的大象
稀奇 古怪
为何此象一直尾随与我 难不成。。。
驴想到 诸如宰杀 驴肉火烧 驴皮阿胶 口福来酱排骨 泡馍之类
天空中一只乌鸦口渴了 滑翔至驴背 累成狼了 鸦心说
驴回头看看背上的鸦 骂了一句 very well
鸦 笑了笑 唱这欢快的歌曲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TNND 驴骂道


这样走
漫无目的地走


还有鸦
尾随不远的象

一幅诡异的画面

燃烧的黄表漫天飞舞 像是祈祷龙王降雨 又或是为亡灵招魂
远处 城门近了 那里 是家
驴 停了下来 扭头看看背上的鸦 还有一直尾行的象
驴来了个转体180度 冲象走去
象 不知所措 就假装在吃 树上的水果 那是一棵松树。。。
叉,为何尾行?
赞,为梦想!
俩SB
简洁 明了

半个时辰后

驻守城门的官兵看到 一头象 象身上骑着驴 驴背上 有只鸦
有点意思 为首的管理城门的小长官姓春(我们就叫他城管春哥吧)说道
旁边还有个 高高胖胖的 貌似是 其随从附和道 人来的不少啊
眼窝子瞪大,那是人么!
哦。。。太刺激了~
大人 您看 我们是 让进啊 还是让进啊 还是让进啊?
城管春哥 看看驻守 俩手上翻一耸肩 我们这没得选啊,只能让进啊
小兵 翘起大拇指 真厉害 春哥就是不一样 春哥纯爷们 铁血真汉子
城管春哥 摸摸光头 大笑 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旁边随从 附和 哥开的不是城门,是寂寞


 

第二回


古城
四方城


浐河
护城河

城内一片热闹的景象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围观
一头象 一只驴 一只鸦
屠夫王麻子 高兴的给周围人讲解
那个是南蛮的坐骑打仗很勇猛 好像叫 骆驼
周围人感叹 骆驼 这名字不好
大象很郁闷 骂道 NND 老子是大象
王麻子 又说了 看看 它的叫声说明 我说对了
驴 骑在象背上 冲王麻子说道 牛逼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
乌鸦 大笑 哇哇哇

天黑了 各家各户关门做饭
大象托着二位来到一处草垛旁坐了下来
驴在地上伸了伸懒腰 跑到水池旁喝水
鸦飞上树梢找果子
一夜过去 平安无事

太阳依旧会升起
生活仍然要继续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大象睁眼发现自己 被捆了起来
它挣扎着 看了看 周围
驴被吊在树上
鸦被关在了笼子
旁边是屠夫王麻子 正在水池边磨着刻有张小泉的菜刀
周围围了很多人像是看热闹

王麻子周围有两个文弱书生 拿着 笔墨纸砚
一个给王麻子提问 一个在记录着什么
长安城称为狗仔队
之所以得名是因为俩人的出名是因为他们家的一个奇特狗崽子
此犬无人认识 长相凶悍 性情暴躁 六亲不认
俩人一唱一和闹得 长安城 众人买票参观
因为俩人一唱一合的默契程度出尽洋相 也不知谁给他俩起了这个狗仔队的外号
从此二人满城搜刮城内奇闻异事、名人绯闻、官府冤案 之类的 也算是长安城小有名气的 消息掌管组织

王麻子磨好了张小泉菜刀 走到了 驴面前
狗仔队俩人快速的在纸上画着当时的情形 算是留个影像
王麻子绕着驴走了几圈 口中念念有词
难难难 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说完 将 刀 向水池里一扔 自己 向绑驴的大树狂奔而去
狗仔队之一 吓坏了 抖着双手
狗仔队之二 对 之一 说 男抖频 女抖淫 你都啥?


 

第三回


大树
白桦树


是驴
还是驴

王麻子跑向绑着驴的大树一头撞去
顿时血流城河
人们惊呆了
没有人敢上前帮忙
有人在叫喊 快叫大夫车
白色的!白色的是大夫车 黑色的棺材车!

狗仔队迅速描绘着这场景
鸦飞了过来 尝了尝地上流淌着的红色液体
不错酸甜的有浓郁的西红柿味道
象走了过来卷起王麻子 扔进水池
又捞了出来
王麻子迷糊中骂了一句 very well

远处大夫车赶到 下来几人给王麻子裹上帆布 抬上车去
驾! 疾驰而去。。。

衙门内
大人 出人命了!王麻子死了!
死者现在何处?
死者被大夫车拉走了
喔?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谢谢~

此事暂且如此 等明日审理

阳光照在了城门楼上
却只见城楼上站了俩人
不对。。。是俩动物
驴 跟 象
鸦在念咒语 曾经有一个真挚的爱情撇在我的面前,我没理,待到跑远的时候才后悔莫急,动物界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若是上天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会做我当初同样的选择。。。如果要在这个痛苦上加了一个期限,我希望是午时三刻

却听得 菜市口 铜锣响
这是要杀头了!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丨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丨转载请注明乐子布匹 - 烽火
喜欢 (0)
[llxb61@sina.com]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